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浙江企业打造独门神器 机器换人年省3000万元

未知 2019-07-14 10:53

  再过不久,用于小型断路器半成品延时检测的智能机器人将亮相环宇集团。分管企业生产的副总胡明腾介绍,在产能不变的情况下,这一投资30万元的机器换人项目可为企业减员4人,一年半即收回成本。近三年来,环宇集团机器换人技改投入达到700多万元,减员率达到两成。

  小到购买一台设备,大到更新成套流水线、引入物联网等,这股始于2013年的机器换人热潮中,涌现了一大批像环宇集团一样注重技改的企业。

  企业机器换人一年节省3000万元

  记者从市统计局获悉,机器换人技改投资占工业性投资的比重,由2013年上半年的近50%,攀升至今年1至9月的约70%。今年前三季度,全市累计完成机器换人技改投资379.78亿元,同比增长19.1%,比全省平均水平高出2.1个百分点。2013年至今年9月,全市累计机器换人技改投资1266.57亿元,平均增速为36.8%,高居全省首位。

  对技改投入的重视为企业带去了实实在在的减员增效。投入2500多万元引入机器换人,海特克液压有限公司一条年产3万台齿轮泵的半自动生产线成功实现减员366人,人均产量由此前的73.89台/年增至750台/年,产量增加10倍之余,年节省劳动力成本近3000万元。在华峰新材料厂区,一项将薄铁板制成四方铁罐的生产任务,原本需要80多台设备及100多名操作人员,如今只需四条自动流水线加20名操作人员。

  不同行业推行机器换人目的各异

  最初,企业引入机器换人大多追求降低劳动成本,但近年来呈现出不同行业表现形式不一的特点。市经信委投资与规划处处长曹启蒙介绍,像低压电器、鞋服等劳动密集型企业追求的是降低劳动力成本;打磨、抛光、铸造等行业是为了改善因生产环境恶劣致招工难的处境。对电子信息行业等追求产品质量的企业而言,机器换人是为保证每件产品规格、标准的完全一致,另外一些企业则是纯粹为了扩大产能。

  随着企业机器换人步伐的进一步加快,今年前三季度,规上工业从业人数减少3.1万人,规上全员劳动生产率达13.45万/人,同比提高10.5个百分点。而在2013年上半年,规上工业全员劳动生产率为9.9万元/人。大规模的技改投入,也推动了温州战略性新兴产业、高新技术和装备制造业新产品层出不穷。统计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规上工业新产品产值达717.41亿元,同比增长35.2%,比全省平均水平高22.4个百分点。

  规上工业机器换人5年实现全覆盖

  今年,全市共有64个重点项目入选2015年省重点项目。与此同时,乐清电气、永嘉泵阀行业还被列为全省首批机器换人分行业试点。11月,全省行业试点机器换人现场会还将在乐清召开。年初梳理出的105个机器换人重点技术改造项目,已有56个完成,另有291个投资额在2000万元以上的技术改造项目将作为今明两年的工作重点。曹启蒙介绍道。

  为进一步激发企业机器换人的积极性,我市针对块状经济实行一地一业一策。各县(市、区)选择一到两个行业做重点推进,通过行业龙头企业的带动,发展本土公共服务机构和工程服务公司来促进,实现生产设备的本地化、信息化。未来5年,全市规上工业机器换人将实现全覆盖。

  浙江制造全新姿态迎合变革

  种种迹象表明,步入工业化中后期的浙江传统制造企业,正在以一种全新的姿态迎合发展和变革。机械手多起来了、生产效益变高了。机器换人成为不少浙企的新风尚。

  因差异化竞争的缘故,机器并非都能轻易外购。一些浙企为此自主研发个性化智能设备,并以此打造自己的独门神器。

  样本一:

  柔性线自己造

  第一次听说浙江新嘉联股份有限公司,是在一次对嘉善经信委的采访中:他们专门给电子设备生产扬声器、传声器等微电声器件,个头可以小到几毫米,但他们很厉害。

  要说厉害,或许可以在新嘉联的生产车间窥见一二。新嘉联的第九装配车间里有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一边是埋头苦干的女工,坐满了整条生产线,每个人熟练地操作着手上的工序;另一边是一条工人寥寥的柔性生产线,几十道工序全由机器自动化运行,只留了两名员工监查操控。

  新嘉联总经理金一栋告诉记者,这条工人较多的生产线,已经是第二代微电声器件生产模式了,它的许多零件已经实现了自动化生产;工人较少的这条,是他们花了一年多时间自己生产研发的微电声柔性自动化生产线。

  2015年6月28日,对于新嘉联来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日子。新嘉联首条由公司自主创新研发和制造的微电声柔性全自动装配生产线顺利通过竣工验收,正式交付生产部进入生产运行。

  为什么不直接从国外购买生产线?金一栋解释,国外微电声装配生产线还是以刚性线为主,也就是说一条生产线只能生产一种标准的微电声器件,价高、使用效率低。

  新嘉联自己研发柔性线的想法,最初就是循着能够充分满足非标产品自由切换的需求开始的。

  金一栋带头,以原公司总师办技改小组为班底,从各部门抽调精兵强将,在2014年年初成立了 机器换人微电声生产工艺自动化改造技术攻关团队。

  然而自动化改造并非一帆风顺。在自动线联调联试的初期,由于各工位的节拍不一样,整条生产线根本无法正常协调运作,不是这里卡住,就是那里卡住。由于故障点太多,分块方案大家又各自都认为是正确的,这种窘境一度让大家无从下手、一筹莫展。机械设计师之一的孙利民是新嘉联的老师傅了,擅长单件工装的设计和制造的他,面对一个高度复杂的联动机械结构时,开始有点泄气了。

  还真是撕掉了不少设计图纸,来发泄自己的技术方案被否决后的怨气,现在冷静回想起来,确实是自己的某些老思路需要革新了,因为我们是在进行系统化的创新。一边是孙利民这样的老机械师傅,另一边是一群80后、90后的互联网程序员,新老思维不断交集、碰撞、融合。

  从最初的技术构思,到自动线全面建成,整整耗时一年有余。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经过一套套方案、一个个模型、一件件工装的磨合,这条微电声柔性自动化生产线正以传统生产模式翻番的人均生产效率日夜运转着。

  曾经新嘉联尝试做过其他领域的项目,渐渐忽视了微电声器件的与时俱进,丧失了不少客源。现在,我们重新抓住主业,用自己的兵工厂推进智能化生产,把失去的客源一点一点赢回来。金一栋说。

  就在一个月前,西门子推出的首款智能手机就配上了新嘉联的微电声器件。这是新嘉联将触角伸入智能手机领域的一大信号,也是新嘉联第一条自主生产的柔性线带给它的底气。

  样本二:

  搞研发巧匠多

  10月,中国巨石股份有限公司不仅迎来了第二十一届国际玻纤年会,也收获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中国巨石2015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1.85%;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长 267.03%。

  高速增长的背后自然离不开脑洞大开的创新之举。在中国巨石桐乡本部的生产车间内,自动包装系统、自动卸货系统等多套自动化设备,不仅减轻了工人劳动强度、提高了生产效率,还带来了源源不断的经济效益。更令人惊叹的是,这些已经参与车间生产的自动化新成员,大多出自中国巨石员工之手。这一自产自用的供应模式,正成为中国巨石打造国内首个玻纤智能工厂的强劲后援。

  在智能制造领域,中国巨石是一个马不停蹄的探索者。2006年,中国巨石建成全球最大的玻纤池窑拉丝生产线之时,就运用了全自动物流输送技术;2014年,一个储存能力85176个货位的立体仓储中心投产,实现货物的自动化存取,简便化操作和智能化管理,日常的操作员工只需4人,人均生产效率提升40倍,开启了玻纤仓储管理的新时代。

  从物流、仓储,到生产环节的方方面面,中国巨石的自发式创新好似上了瘾。由于玻纤产品和生产线的特殊性,许多引进的机器人并不能适应行业需要,加上中国巨石一直走在行业前列,缺乏直接可以借鉴的标杆,因此公司便专门成立项目攻关小组,用于改造和自制机器人。

  如果把工程技术中心和各分厂的技术人员加起来,应该有四五百人。 掐指一算,中国巨石工程技术中心主任工程师邵建松才发现,中国巨石的车间里深藏了那么多能工巧匠。像三分厂里的一个竖着4组手指的机器人,可以将成品纱团从传送带上搬下,自动堆垛完成托盘包装。这个自动化系统就是中国巨石自主设计制造的,从最初的1组手指到现在的4组,经过反复改良试验,目前已经比较成熟。

  如今,中国巨石每年在装备提升上的研发投入达到3000万元到5000万元。由工人提出设想技术人员转化成可行技术方案制作成品进行小范围试验展示成果全面推广,这套创新和激励模式,已经成为中国巨石从制造转型智造的一味良方。

  以前,我们每隔3分钟就要去纱架上抱下20公斤重的纱团,一天下来负重3吨多,每天都累得腰酸背痛。一名现场操作的女工告诉记者,卸筒是个体力活,却要求心细手巧,大多要女工来操作。长时间的大量负重让女工们苦不堪言,卸筒工一度十分紧缺。

  面对这种状况,技术工人们出方案、搞试验,终于有了现在的自动卸筒系统。固定纱架上的纱团用完后,操作工人只需要在身旁的平板电脑上输入简单的操作指令,一台自动定位摆放机械手将缓缓前行几米,取下备用纱团后,转身放置在设定的位置上,一气呵成。

  中国巨石体系管理部副总经理于亚东表示,近十年的探索实践,让中国巨石走在了全国智能制造的前列,未来中国巨石还有很多创想,比如仿真工厂实现生产环节的预演和信息化控制。中国巨石将启动实施大数据智能制造战略,在智能生产、智能物流的基础上,实现智能制造再升级。

  观点1

  机器换人需注意匹配

  市经信委投资与规划处处长 曹启蒙

  同样的一枚螺丝,运用到进口车跟国产车,对精度的要求就不一样。引入机器换人,企业应注重对市场的把握,必须符合企业自身的定位,而非一味追求先进。

  企业加大技改投入,为的是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优势,应当根据自身实力去做,自动化程度应该与企业发展水平、成本、市场竞争、质量要求匹配,并不是说越先进越好。有些时候,越先进的技术设备反而会加重企业成本负担。有的设备机器买过来,安装一个软件就要花1000多万元,万一坏掉了,没人能维护,那就得不偿失了。

  观点2

  减员之余更要引员

  康奈集团副总裁 周津淼

  掌握多少人才,拥有什么样的团队是企业未来发展的灵魂所在。机器换人实现了减员增效,但先进的设备离不开高端信息化支撑,需要高端人才,这要求企业通过加强对现有员工的培养或引进能适应新的工业时代的技术人才。对现存员工的职业技能提升,为的是提高劳动力素质,这其实与机器换人同等重要。

  观点3

  发展本土工程服务公司

  环宇集团副总经理 胡明腾

  对上马机器换人的企业而言,设备更新前会组织员工接受相关培训,熟悉操作及维护要点。但对部分先进设备而言,一旦出现问题,有时免不了需要厂方派人来检查,这期间只能停止生产。如果有本土工程服务公司能解决这些问题,企业就能减少对设备提供方的依赖,降低因停产带来的损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