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历史 > 正文

效仿中国 印度也制造?

未知 2019-07-15 10:53

  听说过中国制造,也听说过美国制造,或许还听说过越南制造,那么,你听说过印度制造吗?

  印度独立日期间,履新印度总理职位不到半年的莫迪背对德里红堡,向全世界发出邀请:来吧,来印度制造。在全世界销售,但在这里制造。

  当时,莫迪的一身行头,如橘色波点头巾,身穿现已被称为莫迪库塔的传统服饰,正是印度制造。

  不止如此,莫迪政府还启动了一站式资讯网站印度制造网。《国际金融报》记者登录网站发现,网站首页,印度制造的活动标识就展现了印度的决心一只由钢铁齿轮构成的狮子昂首阔步。

  《国际金融报》记者10月8日获悉,今年11月9日,印度驻奥地利使馆将在维也纳奥地利商会举办印度制造商务活动,据称,奥地利主要大公司均被邀请参加活动,内容包括开放印度市场的政策法规,改善投资环境,反对官僚体制等问题的改革建议等。

  但印度制造一召唤就能来了吗?《国际金融报》这几日与印度当地的投资者、旅印学者和业内专家进行了交流和接触,在肯定印度制造这个方向的同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印度制造的软肋,如基础设施难题及劳动力素质相对不高等问题。

  当然,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同样也是一个人口大国的制造业崛起,对中国制造的影响是什么?印度制造的推广与发展能不能也给中国制造一些启迪?

  制造业绿洲

  印度制造最先发展的、也是最有希望超过中国制造的是汽车行业。有评论认为,未来10年印度将成为全球汽车制造中心,成为挑战中国汽车业发展的主要力量,或者说是惟一的力量

  今年41岁的Baskar是印度西部城市浦那一家英国能源公司的总经理。当《国际金融报》记者向他提起印度制造的话题时,Baskar十分骄傲。

  我的家乡浦那就是印度制造业数一数二的城市。Baskar说,很多城市的马路上只有塔塔汽车,我们这里能看见奔驰!

  和印度其他城市相比,作为印度的汽车之城,浦那享有不小的名气。凭借便利的交通和聚集的工程学院,浦那吸引了不少欧美汽车制造商在当地开厂,如奔驰、大众、菲亚特和福特。

  印德商业办公厅工作人员ZubinKabraji介绍,2008年浦那有1300多家德国企业,到2014年翻了一倍。

  Baska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和很多住在浦那的朋友都以这座城市为荣。我有一个在浦那大众汽车厂工作的邻居。他的孩子有一次拿一幅画来对我炫耀。画上面是一个机器人和一条传送带。他说,这是我爸爸厂里的机器人。Baskar称。

  记者打开大众汽车集团印度区官网。在印度大众网页上写着,大众集团在印度将长期存在。作为迄今为止德国企业在印度最大的投资,浦那大众工厂有3500多名员工,每年生产13万辆汽车。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工厂拥有完整的生产系统;而生产所需的零部件,大多数在浦那当地购买。离它不远处,梅赛德斯-奔驰工厂也和当地供应商建起紧密的合作关系。大约1/3左右的奔驰部件打着印度生产的烙印。

  在浦那,墙内开花墙外香也是一大特色。本土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巴拉特锻造有限公司在浦那建厂后,70%的产品出口海外市场,业绩骄人。印度国内最大的汽车生产商塔塔汽车公司总部也在浦那。这个在印度汽车市场占领半壁江山的本土品牌,产品常年出口世界各地,旗下还拥有捷豹路虎的CKD工厂,组装路虎车型。

  浦那只是印度正在崛起的汽车制造工业中的代表性城市之一。无论是孟加拉湾岸边的金奈,还是南部城市班加罗尔,都成功吸引了国外汽车公司在当地建厂、投产。

  事实上,在推广印度制造的背景下,印度政府似乎也将汽车制造业作为推广印度制造的榜样。在印度制造网的制造业领域一栏里,汽车和汽车零件居第一、第二位。在投资理由一栏中,印度政府特别强调了海外公司对印度市场的青睐。浦那几家外国汽车企业,也作为优秀案例出现在醒目的位置。

  印度除了软件制造,应该拥有更多代表性的制造工业,如汽车和医药。Baskar说,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是印度最缺少和最需要的。像浦那这样外资企业和本土公司互相影响、共同发展的城市,在印度最好越来越多。

  尴尬的印度制造

  当邻居中国将享誉世界的中国制造产品输出到包括印度在内的各个国家时,谈了50多年重视制造业的印度,在全球范围,却几乎没有像样的、大规模的印度制造产品。无疑,这是尴尬的

  印度政府对制造业的重视由来已久。1951年,印度第一任总理贾瓦哈拉尔尼赫鲁提出印度必须工业化,而且越快越好。2004年5月,辛格政府宣誓就职后,提出设立国家制造业竞争委员会,以加强和维持食品加工、纺织服装等制造业的发展。该委员会还在2005年发布了印度制造业国家战略白皮书,称印度每年需要在农业以外创造700万至800万个就业岗位,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是惟一能实现如此多就业机会的来源。

  不过,Baskar也承认,浦那是印度为数不多的制造业绿洲。不少地区,印度制造依然和落后、质量差等词语划等号。像浦那那样建立一条颇具规模的产业生态链,更不容易。

  例如,位于浦那西北部300公里的锡尔瓦萨地区曾经被中央政府寄予厚望,给予其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如今,这里却遍布废弃的工厂。向邻邦出售烈酒,几乎成为当地惟一的产业。

  就印度中央数据办公室提供的数据来看,印度2012-2013年GDP增长4.9%,制造业产出增长1.1%;2013-2014年GDP增长4.5%,制造业产出降低0.2%。制造业几乎是2013和2014年度印度经济各大领域中得负分的产业。

  在一次谈话中,印度财政部长P.Chidambaram语气焦急:在印度,对制造业的投资正在不断下降。制造业已经成了印度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

  印度制造业的低迷体现在方方面面,从金属制造到日用品到医药产业,几乎每个行业都受到了冲击。印度KPMG审计合伙人苏库玛(S.V.Sukumar)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制造业行业之间也会相互影响,一方低迷导致全盘低迷。现在这个领域的企业家都抱着悲观的态度。大家都在观望,不敢采取什么行动。

  谈直观感受,印度制造也未必给人留下多么美好的印象。苏库玛告诉记者,印度本地商家对印度制造也没什么信心。很多产品明明在印度生产的,厂家一定要取英文名字,或请欧美模特儿来代言。

  江苏一家钢铁贸易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洪铭曾在2000年前往印度投资建厂。在他看来,印度制造和中国制造无法相提并论。

  印度的商品太少,没有选择性。比如,走进任何一家超市,大多数商品的品牌数量不超过5个。有些普通日用品,上午不买下午就没了。一问,进货还要等好几天。他说。

  旅居印度六年多的中国作家伊洛也表示对印度制造的质量不敢恭维。在一篇对比中印制造的文章里,他大倒印度制造的苦水布料褪色、接线板不合规格、大使牌汽车破烂、商品供应稀少等。

  他表示,印度市场上很多产品还停留在简单的手工艺制造阶段,非流水线生产,其落后的程度,超乎想象。

  上海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沈开艳曾在尼赫鲁大学担任访问学者。说起印度制造,她的评价是一塌糊涂。举个例子,想在印度听广播的她试遍印度收音机,无不充斥杂音。最后靠中国的红灯牌收音机,才解决问题。沈开艳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如果中国制造大规模涌入印度,印度制造将一败涂地。

  曾在印度交换学习的周亮博士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一则故事。有一次在机场,他向一个印度朋友谈起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对方却说:我都不确定我们印度的牛奶里面还有没有奶呢!周亮说:中国制造存在的一些质量问题,印度制造同样有。但印度制造在品种数量上,远远落后于中国。

  苏库玛也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印度制造的质量问题确实存在。有些国外机构对印度产品不放心,如美国药典委员会在海得拉巴专门开设办事处,监控印度药品企业的产品质量。但依靠外部监控是否有效?他说,印度制造业的提升,从数量到质量,还是要从内部改善,一步一步来。

  基础建设难题

  产业链中,制造业的发展离不开很多因素。比如,人力、物力和财力。按中国制造的经验,地方政府会给制造商提供电力、物流、税费等各方面的帮扶和优惠。但在印度,不要说优惠,或许,就连最基本的一些东西都要企业自己来搞定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尴尬的印度制造?

  多位专家认为,基础建设薄弱是印度经济和制造业的致命伤。印度尼赫鲁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贾亚蒂戈什认为,印度制造业增长难以忽略的问题是国家的基础设施差。

  在中国,GDP的20%用于基础建设,这个数字在印度只有3%。法国农业信贷银行经济学家达留什科瓦尔奇克也表示:因为政府投入资金不足,基础设施建设一直是印度经济的软肋,这已经对印度的经济发展潜力造成负面影响。

  首先,电力供应是大问题。据印度电力管理部门统计,印度是全球人均电力消费最低的国家之一,每年电力缺口在10%以上。沈开艳对此深有体会。我在印度的时候,蜡烛是必备物品。她告诉记者。

  在印度数个城市待过的周亮也说,古吉拉特邦是惟一未让他遭遇停电的地方。有时候,停电还伴随着停水,因为当地的水力供应落后,要由电力系统将水抽到专门的蓄水池。

  事实上,古吉拉特邦电力供应的稳定,是该地区在印度各邦中脱颖而出的原因之一。在2012年席卷印度的三大电网瘫痪事故中,印度20几个邦大规模停电,基本服务和公共运输系统包括铁路和德里地铁等都受到影响,古吉拉特邦却完好无损。暨南大学社会科学部教授、中印比较研究所主任贾海涛用十分震惊来形容古邦的电力情况,古吉拉特中央大学中国文化社会系主任普拉巴库马尔则予以奇迹的褒奖。

  在库马尔看来,古吉拉特邦鹤立鸡群的电力情况和当地大力投资电力设施、建设私营电厂分不开。虽然古邦的电费很高,老百姓至少花钱也能买到。库马尔说。

  周亮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国营电厂的电价虽然低,但是投资不足,管理混乱,加上偷电漏电等状况屡禁不止,电力系统时不时出问题。相比之下,古吉拉特邦的情况好得多。

  周亮说,电力系统的不稳定对印度制造业发展是一个极大的障碍。在印度南方,很多写字楼都自备发电机组。但工厂如果要自建电力系统,困难不可想象。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印度交通系统的混乱。

  据外媒报道,印度私家车的发展正在加剧印度交通系统的混乱状况,印度政府却素手无策。以孟买为例,印度的孟买大都市区共有1200万人口,每天有300辆新车上牌照,但孟买目前只有一条贯穿南北的交通动脉。而印度的铁路事故率排名世界第一,至今未能打破纪录。

  对此,周亮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印度北部较贫穷的区域,例如北方邦,交通状况和中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情形差不多。印度的封闭式高速公路很少,路况很差。一般70公里车程,3、4小时打底。总而言之,交通设施没有跟上城市规划的步伐。

  薄弱的基础建设,使得想在印度建厂的外来投资者望而却步。洪铭曾经参观过一家印度南方小镇的钢结构加工厂,那里艰苦的环境令他难忘。

  厂房破烂、卫生糟糕、自来水供应不稳定,厂里的员工有时候要开车到隔壁小镇去找水。他向记者描述,厂房的设备也很老旧。工人都是半手工操作,和国内全机械化流程不能相提并论。令洪铭头疼的另一件事,是印度原材料市场供应不全。10个零部件中有7、8个在当地找不到。最终,洪铭还是放弃了在印度建厂的计划。

  事实上,为了攻克基础建设难题,印度政府已经开足马力。据外媒报道,印度政府计划在2012年-2017年期间,投资一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数条工业走廊。继吸引了大量日资的德里-孟买工业走廊之后,印度政府拟兴建孟买-班加罗尔工业走廊等4条工业走廊。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这5条工业走廊将形成环状,不仅包含多座经济特区,还包括大量公路、铁路和电信枢纽。

  此外,莫迪政府还提出打造100座智慧城市的概念。据印媒报道,这些新城市将会运用大数据,建立一套地理资讯系统,提供给政府进行有效的数据管理。

  之前的采访中,Baskar曾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对印度基础建设的期盼。此次再提基建,Baskar说:孟买-班加罗尔工业走廊也穿过我的家乡浦那。往年,印度的基础工程项目总是陷入拖沓,恐怕和政府办事效率低下有关。此次莫迪上台,我希望他能拿出魄力,横扫一切障碍,我会天天祈祷这一切发生。

  就业市场偏颇

  印度就业市场最大的问题出在教育,和中国推行义务教育制度不通,印度奉行精英教育,导致人才两极分化严重,尖子生不肯进制造业,底层青年大字不识一个

  分析人士认为,制造业人才配备同样是印度制造业振兴的大考验。

  印度媒体报道称,2020年,印度青年人口的比例将增长到全国总人口的64%;2050年,印度人口将达到17亿人。如何为这庞大的人数基群找到饭碗,发展制造业是莫迪政府能想到的最佳答案。但与此同时,此番良苦用心能否奏效,现在难下定论。

  数据显示,服务业依然是印度就业市场的主流趋势,制造业在提供就业机遇方面不够理想。从制造业工作的增长速度来看,2004-2011年间,印度进出口贸易额增长率分别达到24%和22%,而制造业工作年增长率仅为7%。

  连莫迪引以为豪的古吉拉特邦,在提供制造业就业机会方面也乏善可陈。2011年,该地区的制造业工作增长率还不到6%。

  在Baskar看来,印度就业市场存在严重偏颇。很多年轻人即使有工作,也是毫无技术含量、毫无创造性的工作。大量的印度年轻人把青春消耗在单一、低贱的职位上,很悲哀。

  Baskar所说的偏颇有不少案例。在巴特那,由纳兰德辛格创办的Frontline公司雇佣了将近9万名农村青年,把他们分配到全印各地担任保安。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这些遍布印度各邦的青年穿着破旧的制服、扎小辫、胡子拉碴、终日无聊地坐在塑料凳子上,眼睁睁看着发家致富的机会从身边溜走与此同时,中国、韩国和日本的青年却在火热的制造业中找到自身定位,脱离贫穷。

  另一方面,能提供海量工作机会的制造业公司,却对印度庞大的劳动力市场视而不见,甚至故意躲避。浦那的汽车工厂,例如大众,越来越倚重机械与科技,而非人力。

  本土零件加工企业,如巴拉特,甚至被爆出屡次裁员,腾出资金注入技术研发和海外营销等领域。巴拉特公司总裁Kalyani解释:以技术为主的印度公司非常成功,但商品制造就难有起色这和中国的情况正好相反。没有一个头脑理智的企业家会建个1万多人的工厂,他的理想只会是创办印度的西门子。

  那么,印度制造业与本国就业人群之间最大的隔阂是什么?分析人士给出的答案中,自由散漫和素质低下出现频率颇高。

  沈开艳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中国制造业劳动力庞大,和中国推行义务教育制度不无联系。工业流水线上的工人起码有初中文化水平。而奉行精英教育的印度两极分化严重,尖子生不肯进制造业,底层青年大字不识一个,缺乏制造业需要的文化素质。

  洪铭对比中印两国工人,认为后者缺乏制造行业需要的纪律性和抗压能力。印度工人很散漫,不加班,到点要喝茶;加上印度假日多,有时候要赶个工,在当地都找不到人。

  洪铭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近年来印度劳资纠纷事件时有发生。2012年,在印度投资30余年的日本铃木汽车公司数次爆发劳资冲突事件,导致一名管理员死亡和多名警察在内的数十人受伤,是影响较大的案例。

  一般来说,当工人和企业发生矛盾,企业总是选择忍气吞声。一来,印度法律和工会都偏向员工;二来,拥有一定技能的印度员工确实不好找。一来二去,企业家都灰了心。洪亮说。他指出,印度在全球的经商便利度调查中一直排名靠后,和印度劳工困境不无关系。

  苏库玛认为,印度繁苛的劳工法阻碍了制造业就业市场的繁荣。据《经济学人》报道,印度约有50余条中央劳工法规,170余条地方劳工法规。不少法案对企业解雇员工设立多重障碍,导致企业家不敢扩大企业规模。企业家为了躲避法律程序,只和工人签临时协议,工人流动性大,技能难以提升,好比一个恶性循环。苏库玛说。

  周亮认为,印度的人口数量大,是一笔规模可观的劳动资本,但落后的教育体系使得他们能否适应制造产业,仍要打上问号。缺乏纪律意识也好,识字率低也好,都和印度的民生困境有关。在我看来,要提高印度工人的素质,先要发展印度的基础教育。

  一席之地

  换个角度看,发展落后的印度制造,或许等于潜力。如果能解决基础设施难题,能提高政府效率,或许,未来的全球产业链格局中,仍会有印度制造的一席之地。毕竟,印度背靠着十几亿的巨大人口,他们的政府至少目前还在多次强调印度制造

  目前,印度制造长路漫漫,莫迪和人民党仍在上下求索。总的来看,在政策和项目推进上,莫迪政府推行了不少改革尽管未到大刀阔斧的程度。

  据印度驻沪总领事史耐恩(NaveenSrivastava)介绍,莫迪政府将推行一系列有利于外来投资者的政策。比如,对于印度繁杂的劳工法,政府方面的修改正在进行中;印度政府的企业许可证申请发放已实现每周7天、每天24小时线上申请;土地审批手续一事,政府也在致力改善。

  不过,从产业整体看,印度制造在高大上的欧美品牌和接地气的中国制造双面夹击下,杀出重围并不容易。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印度应该避开中国制造的锋芒,寻找自身特色。

  励展博览集团印度运营总监德尔芬勒迈尔认为,在价格方面,印度制造很难与中国、越南等国抗衡,但可以通过提升附加值,如拿更多的证书,来赢得消费者的青睐。他举例说,在机械行业,印度可以增加更多自己的装置,让机械的性能更加提升。

  沈开艳认为,印度应该发展本国特色的民族工业。印度有一些影响力颇大的民族品牌,这和印度政府的保护政策不无关系。在这点上,中国有所不如。

  伊洛也认为,印度制造应该充分发挥印度人脑力优势溢出效应的轻灵路子,通过独特的产品设计、工艺创新来降低成本,吸引国际公司的进入。

  在周亮看来,印度制造和中国制造可以出现相互承接、良性竞争的合作模式。他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他认识的一位浙商几年前向印度出口塑料桶;不久后,印度商人开始向该商人购买磨具。从简单批发赚差价到慢慢建立起更完整的产业,印度企业家正在摸索。在这个过程中,中国人收获市场,印度人收获技术和材料,可以说是双赢。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亚太部主任徐长文也认为,印度制造和中国制造可以互补。一方面,印度产品稀少,依赖价廉物美的中国产品;另一方面,中国加大对印度基础设施的投资,也能帮助印度振兴制造业,加速其产业转型的步伐。

  (应采访人要求,文中周亮、洪铭为化名)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