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探索 > 正文

70岁的陈胜:美景才情入诗画

未知 2019-05-15 09:50

全媒体记者 张苗苗

陈胜绘画作品。陈胜供图

陈胜摄影作品。陈胜供图

今年70岁的陈胜自幼多才多艺,多年来,他坚持从才艺中寻找乐趣。特别是退休后,他更是有了大量的时间来发展自己的才艺,绘画、摄影、写诗让他的晚年生活怡然自得,让人羡慕不已。4月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他坦言,因为自己有众多的乐趣,所以每天忙得不亦乐乎。

绘画: 一支画笔描绘绚丽的色彩

采访当日,记者走进陈胜的画室,看到一个摆放着各种颜料和笔墨的画桌上,有他正在创作的作品,旁边的墙上还挂着多幅作品。在陈胜看来,绘画这个从小就开始学的才艺陪伴他度过了几十年,在每一幅画作中,都有他绚丽多姿的生活。

“当时,老师在台上讲课,我就低着头在书上画画,哪本书上画的都有。”自幼对画画比较感兴趣的陈胜回忆自己上学时的场景,笑着说,上初中时,他在郭述文老师的指导下,开始接触正规的国画训练,对速写、素描、构图、色彩等都有了系统的学习。令他记忆深刻的是,有一次老师带他们到河大艺术系看大学生画画。后来,河大艺术系的教授还曾到他所在的学校开画展,亲自指导学生画画。

“当时画画的条件不像现在这么好,都是非常简陋的。特别是画纸、画笔都比较贵,买画纸、画笔全靠节省平时的零用钱。”陈胜笑着说。小时候,夏天吃过晚饭后,他通常会搬一个小板凳坐在煤油灯下画画,光着膀子、披着一条湿毛巾降暑。由于画画时聚精会神,他竟然连蚊子叮咬也感觉不到,等画完后才发现身上被蚊子咬得都是疙瘩。

参加工作后,由于时间、精力不允许,他画画的机会少了许多。但陈胜心里并没有放下画画这件事。在参观画展时,或者在生活中看到好的画作,他都会在心里琢磨:如果让我画,这幅画该如何画?怎样才能画得更好?1985年前后,陈胜在工作之余开始重温绘画,将自己从初中开始的画作进行整理,并在后来集结成一本名叫《朝花夕拾》的画册。2006年前后,有了更多空闲时间的他,在老干部活动中心师从国家一级美术师冯雪生学写意画。

退休前,陈胜曾在国外工作了一年左右。当时,他带了两个大大的行李箱,行李箱里装着100张宣纸、各种国画颜料、画笔。由于出国工作耽误了他在老干部活动中心的绘画课程,回国后就赶紧找老师补课。有时候,晚上画起画来,他经常会忘了时间,一画就是一个通宵。

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3月,陈胜创作的《桃岭赏春图》在开封市老年书画研究会画展展出;2018年,他创作的中国画《皓首玉堂》入选河南省第二十三届新人新作展览;2016年,他创作的中国画《金翠鸣春》在河南省第二十一届美术新人新作展览中荣获优秀奖。

摄影:

按下快门定格最美的景色

“摄影讲究色彩、构图、捕捉美,这些限定条件你在绘画里都学了,运用到摄影里正合适。”谈及摄影,陈胜坦言,有一次,一位喜爱摄影的朋友在看了陈胜的画作后说出让他很有启发的话,让他感觉到摄影和画画的相通之处。

在上初中的时候,刚开始接触摄影的陈胜对照相有着满满的期待。由于家里没有照相机,他就借了别人的使用。晚上家人都睡了,他关上灯、窝在厕所里,把那里当作暗房来冲洗胶卷。陈胜坦言,最初的胶卷相机让他具备了丰富的暗房经验、掌握了曝光技巧,锻炼了他的基础摄影技术。

参加工作后,在一个教师节,陈胜凭借自己的教师身份优惠购买了一台照相机。后来,随着照相机的更新换代,他花了两个月的工资买了第二台照相机。2008年,陈胜添置了自己的第一台半画幅单反相机。

喜欢画花鸟的陈胜在拍照中也偏向花卉、昆虫。什么时候光线好、什么时候花开的状态最佳、什么时节拍什么花……这些在陈胜心里明镜似的清楚。说起摄影,陈胜还分享起自己的拍照技巧。他说,就拿拍花来说,顺光拍摄会显得太平淡,用逆光、侧逆光拍出来的花卉才会显得更有质感。另外,构图要尽量一次成型,力求画面的饱满。

“摄影不仅要有美学追求,还要能吃苦。”陈胜笑着说,夏天在荷塘旁拍蜻蜓,不仅天气热而且有蚊虫叮咬,但为了拍到最佳状态的蜻蜓,这些都可以忍受。冬天,雪下得越大,他越是高兴,因为此时拍梅花效果更好。站在雪中举着照相机拍梅花时,手指常常会拍到麻木、冻伤。但看到拍出满意的作品,这些苦累都抛在了脑后。

说着,陈胜拿出自己拍摄的彩虹蜻蜓照片告诉记者,这组图片曾在光影长廊展出半年之久。在开封市老年摄影协会的纪念画册里,有一页专门介绍陈胜及他的摄影作品。在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的《汴菊揽胜》一书中,收录了3张他拍摄的菊花作品。在开封市老年摄影协会成立20周年摄影展上,他拍摄的蜻蜓组图荣获一等奖的好成绩。如今,成为开封市摄影家协会会员的他,还曾在开封市摄影家协会组织的各大摄影展览中荣获多个奖项。

写诗:

平仄对仗谱写舒心的诗篇

1965年左右,陈胜开始自己创作诗歌。那时候,他主要写新诗。走在公园里,突然想起一首诗,但身上没有带纸张,就会随手捡起一个香烟盒写起来。后来,他开始专研格律诗,对平仄、对仗等有了更清晰的认知。在陈胜看来,好诗不仅要用词精准,还要用典自然。这些对一个人的文学功底、文字提炼能力、丰富的生活阅历、渊博的百科知识、敏锐的观察能力等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退休后,他通过手机软件整理、记录自己书写的格律诗,还借助一些软件对诗作进行修改。这也助推了他的创作井喷式发展。每天在大宋御河散步时,陈胜经常有感而发,看到什么就写什么,将生活入诗,往往三五分钟就能写成一首诗。有一天,他在大宋御河旁创作了7首诗。

创作出佳作自然乐于和朋友们分享。于是,微信朋友圈成了陈胜发表诗文的一大阵地。每天,他都会将自己的一首诗或者词配上图片在朋友圈里发布,关注他动态的朋友们总是纷纷点赞。对诗文比较在行的朋友评价说陈胜的诗作品质很高,还鼓励他向杂志投稿,如今已有多篇诗文发表。但不满足现状的陈胜为追求对诗文的学习,还订阅了《中华诗词》杂志。

在几十年的写诗过程中,陈胜积攒了上千首诗作。如今,他利用手机软件将诗作进行整理,还根据不同时期的创作分门别类地结集成册,印制成《蓬门诗稿》《香四斋诗稿》《御河诗稿》等诗集。2012年,陈胜创作的一首七绝在中国·开封全国咏菊诗歌创作大赛中荣获优秀奖。2017年,他在首届“御河杯”诗文朗诵原创作品征文大赛中获得纪念奖。

“绘画、摄影、写诗,不仅充实着我的晚年生活,还把外孙女影响得很‘到位’。”陈胜乐呵呵地笑言,他在书房画画,外孙女就在旁边临摹或是创作;老两口带着外孙女出门旅游,外孙女全程担任摄影师;说起诗文,这个才上小学的外孙女更是张嘴就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