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体育 > 足球 > 正文

阿巴斯军事改革:近代波斯帝国的复国强兵运动

未知 2019-05-15 09:50

16世纪90年代,波斯萨法维王朝的统治已岌岌可危。由于在地缘上处于四战之地,他们必须不停的同西面的奥斯曼人、东面的乌兹别克人同时作战。由于两者可以联手发动战略进攻,又可以封锁波斯的对外贸易线路,所以屡屡占据上风。

阿巴斯继位之初 波斯已是四面楚歌

在著名的阿巴斯一世继位前后,波斯军队已经在东西两线的来回奔波中展露疲态。一些不稳定因素也在帝国内部出现,大有彻底掀翻王朝的趋势。为此,年轻阿巴斯选择了暂时妥协。不仅与奥斯曼人签署了放弃美索不达米亚与高加索的《君士坦丁堡合约》,还默认了乌兹别克人对呼罗珊和锡斯坦两地的军事占领。

继位后决心改变波斯现状的阿巴斯一世

但阿巴斯绝非是一个甘于保住小块领地的平庸之辈。几乎在这些屈辱协定完成的同时,大规模的军政改革也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前几任波斯君主给他留下的小笔遗产,成为了他大展宏图的“启动资金”。

帮助萨法维王朝立国的什叶派红头军民兵

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阿巴斯首先需要解决的是帝国各省份总督的忠诚问题。这些地方实力派在几代人之前,还是跟随王朝建立者伊斯迈尔一起打天下的好兄弟。由他们为核心组成的阿塞拜疆红头民兵,也曾是纵横中亚无敌手的强有力组织。但在萨法维王朝暂时安定后,这些骨干就开始到各自的省份就职。随着中央宫廷屡次被奥斯曼军队击败,他们也逐渐有了自立门户或取而代之的野心。

阿巴斯时代的萨法维波斯宫廷

但阿巴斯要剪除这些尾大不掉的地方派,并不是容易得手的事情。因为王朝是依靠红头民兵组织打的天下,所以主要的武装力量也由他们把持。除了几位地方大员的私人扈从队伍,受封军事份地的普通骑兵阶层,也往往是红头民兵出生。加上在各级任职的行政官员,几乎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军政体系。阿巴斯根本无法从中占得太多力量支持,只能想办法另起炉灶。

萨法维的宫廷近卫军 由基督教奴隶兵组成

在当时的波斯军队中,还有一批隶属君主本人的特殊群体。他们是几十年来因为战乱迁入,或作为战俘被掳到波斯的高加索基督徒。其中既有亚美尼亚人和格鲁吉亚人,也包括了不少生活在高加索两头的切尔克斯突厥人。阿巴斯就从继位前任手里,继承了这样一支人数仅有几千的宫廷卫队。利用这支只对自己负责的小型军队,阿巴斯通过宴会刺杀、迅速抓捕等手段,初步干掉了一批特别不忠于自己的地方领袖。

阿巴斯参考历史传统 不断扩编自己的古拉姆近卫军

随后,阿巴斯继续扩大自己的中央军规模,并按照古老的波斯-突厥传统,将这些人都称为“古拉姆”。这个名词最早出现于阿拉伯阿巴斯王朝中后期,指的是那些由哈里发、苏丹或埃米尔们圈养的奴隶士兵。现在,阿巴斯一世重新搬出这个名字,也几乎全盘复制了前人就定下的制度。大批基督徒以君主的私人奴隶身份,成为了新军成员或行政官员,其社会地位和意义都与同时代的奥斯曼“卡皮鲁近卫军”类同。他们依靠君主的私产过活,并逐步在军政体系中挤占原本只属于红头民兵的空间。

阿巴斯还首次建立了大规模专业火枪手部队

鉴于此前萨法维军队的屡战屡败,阿巴斯一世还在强化精锐骑兵之余,不忘训练使用火枪和大炮的步兵。波斯军队其实在15世纪后期就已经接触到这些先进武器,但一直没有太过重视,更没有编练过完全依靠火器作战的大规模军团。所以,阿巴斯的军事改革虽然不见得立刻革新武器,但已经从制度上将战力做了提升。至于被逐出中央体系的红头民兵,依然可以在地方保有一亩三分地,作为封建征召部队参战。

红头民兵逐渐沦为了地方上的封建武装

1598年,阿巴斯一世的古拉姆已经拥了装备500门火炮的工兵部队、12000名以火枪为主要武器的步兵军团,还有15000人的各类骑兵。另有一支3000人的最精锐骑兵分队,担任自己的护卫力量。

乌兹别克人是波斯新军的首个实验对象

也是在这一年,萨法维军队开始向东进发,首先对付势力较弱的乌兹别克势力。虽然已经获得过奥斯曼人支援的小型兵工厂和近代化枪炮,乌兹别克军队依然是用骑兵解决大部分战斗的典型中亚武装。面对大大强化的波斯军队时,这些中亚豪强的力量开始显得非常不足。不仅在野战中难以战胜纪律更好的古拉姆,还在城市中遭到大量枪炮的集中轰击。包括中亚名城哈拉特在内的要地,纷纷被阿巴斯一世的军队控制。

欧洲人笔下的阿巴斯大帝形象

当然,阿巴斯一世还是痛感自己的步兵实力不足。哪怕已经成建制的装备了先进武器,这些人的组织方式和训练水准,还都难以被称为近代化军队。好在这时,几个远道而来的英国人给了他很大帮助。

来自英国的冒险家 安东尼-雪利

1599年,来自英国的雪利兄弟抵达了萨法维都城--加兹温。他们早在前一年就决定去往东方,帮助波斯人对抗奥斯曼帝国,同时帮英国和这个中亚大国建立直接联系。因此在通过威尼斯抵达西亚后,他们靠着经商等手段,筹集了不可思议的5000匹马。随后带着这份厚礼,主动前来为阿巴斯一世效力。后者自然是喜出望外,让英国冒险家帮助自己强化步兵军团。

安东尼曾在尼德兰服役 熟悉最新的荷兰战术体系

在这些英国人中,年长的安东尼-雪利是最富有军事经验的人。他不仅登上海盗船,参与了对葡属西非和西属美洲的劫掠,还在法国被亨利四世册封为爵士。但他最为宝贵的经历,是曾经作为英格兰雇佣军的一员,在尼德兰战场上服役多年。期间,他不仅要和欧陆排名第一的西班牙陆军厮杀,还接受了革命性的荷兰步兵战术训练。时任尼德兰武装总司令的莫里斯亲王,已经开始在他的军队中普及推广这种新式步兵横队战术。

重新编练后的波斯近卫军火枪手

雪利就将在欧洲都属于先进操典的荷兰步兵战术,直接引入了波斯军队。在他的授业解惑下,过去只会粗糙排射的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步兵,现在开始有了严格的队列训练。虽然服饰和武器都充满了亚洲本地风情,但战术条例却做到了欧洲正规化。不仅要服从基层军官的指令,完成密集的整排射击,还要迅速轮转到后方进行弹药填充。就像其模仿的荷兰原版那样,波斯步兵通过提高正面射击宽度与火力连续性,减少了对于部队纵深厚度的依赖。最少只需要6排火枪手,就能够获得过去近10人的射击效果。而在当时,很多英国本土的民团还不能做到这点,更不用说是射击条例还要滞后的奥斯曼士兵了。

进行重新技术升级的波斯近卫军炮兵

同时,雪利兄弟也将欧洲最新的炮兵技术也带到了波斯。通过改进火药配方、射击技巧和目标校准方式,让大炮不再只是用于攻城作战的工兵武器。此后的波斯炮兵,可以更多参与到大规模正面会战,不再忌惮奥斯曼对手的强势火力。

重要的巴林岛也在1602年被波斯军队占领

到1603年,雪利兄弟的战术改组完成,阿巴斯主导的东部战争也接近尾声。在放弃了原本已经可以占据的布哈拉等河中城市后,萨法维人稳住了自己在呼罗珊地区的优势地位。

在东方获胜后 阿巴斯将都城迁往 伊斯法罕

之前的1602年,波斯君主已经下令在南方亮剑。击败了作为葡萄牙人附庸的霍尔木兹军队之后,萨法维帝国控制了波斯湾内的巴林岛。这也是他们重新掌握东西方贸易通道的重要举措。等到阿巴斯完成对乌兹别克人的反击,又顺利疏通了帝国去往中亚与北印度的陆地通道。他便下令将都城从适于防守的山城加兹温,迁往伊朗高原中部的交通枢纽--伊斯法罕。这样一来,萨法维帝国就有了相对稳定的商业税收入,可以作为与奥斯曼长期战争的资金储备。

1604年,隐忍多年的萨法维波斯帝国,开始了对奥斯曼土耳其的最大规模反攻。由于已经建立了同欧洲国家的初步联系,阿巴斯一世的大名开始在西方世界流传。一系列重大利好消息,将为其赢得“大帝”的美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