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国内新闻 > 正文

页岩气开发遇阻 美式革命短期难复制

未知 2019-07-18 10:53

  事实证明,将美国页岩能源革命输至海外远比任何人预计得都更为艰难。

  其实,北美地区以外的页岩储量也十分庞大,全球能源企业和多个国家政府都渴望对此进行开发。但是,石油企业在试图将美国页岩开发的经验在其它地区加以复制时却遇到了障碍,这就导致在北美以外大规模生产页岩能源大概要等到10年以后。

  美国以外的页岩气开发活动之所以进展缓慢,采矿权属政府所有、环保问题和缺乏钻探与运输油气的基础设施等,都是其中原因。此外,相比钻探活动已进行了百余年的美国,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自己的地质情况了解甚少。

  其结果是,一段时期内美国和加拿大可能仍将是获得页岩开发经济优势的主要国家。在这两个国家,供过于求的天然气和乙烷正吸引着石化公司和化肥生产商前去建厂,这是继多年来石化生产移至北美以外地区后的一个巨大转变。同时,像美国德克萨斯州和北达科他州等已探明页岩储藏的州,其经济得到了页岩钻探的额外提振。

法国和保加利亚叫停页岩气开发

  波兰曾被视作页岩气开发较有希望的地区之一,但早期勘探井的天然气储量低于预期。此外,社区对钻探工作的谨慎态度和波兰政府对税务和特许权规定的调整,也给业界的开发热情浇了一瓢冷水。埃克森美孚曾是开采波兰页岩气的早期支持者,该公司在钻了仅两口井之后便决定放弃,说没有发现足以证明可继续进行钻探的油气量。

  中国页岩油和天然气储量被认为超过美国,但问题是大多数油气资源位于干旱或人口稠密地区。油企担心无法获取足够多的水将页岩层压裂,从而释放其中的碳氢化合物。荷兰皇家壳牌有限公司亚太区执行董事亨利(Simon Henry)说:为建设一块平坦的钻井台,我们几乎总要炸掉一部分山体,并占去庄稼地。

  阿根廷前不久将一家西班牙公司的资产收归国有,该公司在阿根廷发现了规模巨大的页岩气储藏,据估计储量近10亿桶油当量。阿根廷这一国有化的举动相当于冻结了外部投资,而外部投资其实已遭受阿根廷相关规定的掣肘,这些规定让企业很难进口所需开发技术并输出潜在利润。美国休斯顿能源企业阿帕奇公司(Apache)拥有钻探阿根延45万英亩(约18万公顷)页岩气的权利。阿帕奇说,在阿根廷钻一口井的成本可能是在美国的两倍;钻成之后,采取水力压裂法使之开始生产页岩气的成本则是美国的两到四倍。

  法国和保加利亚等国更干脆,以环保为由禁止采用水力压裂法,基本上叫停了页岩气的开发。

美式页岩气革命

  德勤的独立高级能源顾问斯坦尼斯洛(Joseph Stanislaw)说,在全球页岩开发方面,曾有许多非理性的乐观情绪,后来这一产业遇到了现实问题。页岩产业在全球范围内遍地开花的这一天将会到来,当这一天真的到来时,它会展现出我们今天在美国看到的那种力量,但这一天到来的时间会比人们料想得要迟。

  页岩气革命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在美国德克萨斯州沃斯堡(Fort Worth)以北几英里处,开钻了首个现代化页岩气井。开发页岩勘探技术的先锋是那些小规模的独立能源公司,它们愿意承受巨大的财务风险;而拥有页岩气田的土地所有者也为页岩开发助了一臂之力,他们拥有页岩的矿产权,乐于将这一权益卖给能源公司,以分享页岩开发获得的利润。华尔街则热心地为页岩勘探提供财务支持。页岩产业还得益于美国业已存在的大规模输气网络,以及为数众多的钻井设备。

  上述有利因素在世界其他地区并不同时具备。加州劳伦斯利福莫尔国家实验室(Lawrence Livermore National Laboratory)的首席能源技术专家弗里德曼(Julio Friedmann)说,采矿权的可获得性、小企业有可能进入市场、地质数据的可利用性,这些都是美国独有的页岩气产业创业模式的组成部分。

  美国页岩开发取得成功的一项关键但却常被忽视的因素是,美国页岩资源大部分为私人所有。这意味着,外界关于页岩勘探可能引发的环境问题的担忧,会受到希望从页岩开发中获益的土地所有者这一地方势力的对抗。

  美国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精妙体系,确保所有自然资源都得到全面开发。埃克森美孚首席执行长蒂勒森(Rex Tillerson)说。在各家能源公司中,埃克森美孚在北美开采的天然气最多。而在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矿产权通常由政府所有,其矿区所在地人士会不堪忍受工业勘探所造成的不便。

地质问题

  世界其他国家在页岩开采方面存在的另一个困难是,它们对本国的页岩气储量情况所知甚少。而在美国,已经钻成了数万口页岩气探井,而地质数据通常也已被政府监管机构公布。虽然地质学家知道页岩气资源存在于海外哪些地方,但他们不知道,海外页岩矿区的岩石特性是否能使美国的压裂技术在当地的页岩气开采中得到有效运用。

  但海外的页岩气开采有可能获得巨大经济效益。业内专家认为,从地质构造看,世界许多地方都可能拥有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Marcellus页岩气田和北达科他州Bakken页岩气田规模一样大、甚至规模更大的页岩气田。去年,一项受美国政府委托对全球32个国家进行的研究估计,这些国家共拥有6600万亿立方英尺的页岩气储量,按全球目前的消费水平,这够整个世界用50年以上。美国已探明页岩气储量为862万亿立方英尺,仅为这一数额的13%。

  这项研究没有提供全球页岩油的估计储量,也没有提供俄罗斯和中东地区巨大的页岩气储量数据。有评估人士暗示,全球范围内仍有大量未探明的页岩气和页岩油资源。

  那些在世界各地投资页岩资源的公司正试图给人们的开发热情泼冷水。雪佛龙公司副董事长柯克兰(George Kirkland)今年夏季被问到他对欧洲页岩资源开发的预期时说,想在那里开发出大量页岩资源要等到本世纪20年代以后了。(编注:美国激增的页岩气产量,压低了欧洲的天然气价格。《华尔街日报》昨日报道,在此背景下,加之全球变暖和日本地震等因素,俄罗斯天然气巨头Gazprom打开了经由北极至亚洲的能源航线,将挪威天然气运送至能源匮乏的日本。相比行经地中海、需要过路费的苏伊士运河并绕行亚洲多国的常规线路,现在这条航线能够缩短三周的航程。据挪威巴伦支海秘书处在挪威希尔克内斯运营的新闻网站巴伦支海观察家(Barents Observer)报道,穿越北极通道的船只数量稳步上升,2010年为四艘,2011年达到34艘。今年至少已经有46艘船只穿越这条通道。第二季度,一艘液化气船的最高租赁价格是15万美元一天,11月份为一天10.5万美元左右。从北海输送天然气到北亚,如果不计算租用破冰船等费用,最高可以省下300万美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