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增长新动力增强工业经济总体平稳向好

未知 2019-07-05 11:40

  经济微刺激逐步加速中央及地方基建投资项目从4月份开始逐步加速,为工业增长提供新的动力。

  针对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现状,国务院近期出台了扩大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实施范围、适当降低县域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支持棚户区改造、调高今年铁路建设目标以及启动新的核电和特高压输电项目等政策措施,从而得以释放国内需求。同时,正在研究和调研稳定外贸增长的政策措施,也有望近期出台。

  稳增长政策措施的逐步落实,将为工业平稳增长提供新的动力。今年一季度政府实现财政盈余4600亿元,而今年的财政预算赤字目标为1.35万亿元,这说明政府在改善民生和加大社会保障方面,特别是在健康、医疗、教育、公共服务和信息消费基础设施方面可以加大财政投入。

  消费保持稳定增长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9%,比去年同期加快0.1个百分点。从单月看,3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2.2%,比1~2月加快0.4个百分点,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0.8%,与1~2月持平;其中限额以上网络零售额同比增长51.7%,智能电子产品、文化旅游等消费热点也进一步显现;居民消费总体保持稳定增长,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也在稳步提升,一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占GDP的比例为64.9%,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1个百分点。

  当前,我国就业形势稳中向好,物价水平总体稳定,居民收入增速比去年同期也有所加快,消费者信心指数稳步回升,未来社会消费有望继续保持稳定增长。

  主要经济体复苏势头增强分地区看,美国ISM制造业指数连续两个月持续走高;3月份零售销售额环比增速创一年半以来单月最大增幅,消费者信心指数稳步提高;非农就业人数连续四个月上涨,其中私人部门就业人数创下2008年1月份以来新高。

  欧洲呈现出延续温和复苏势头,3月份欧元区综合PMI虽微弱下滑但已连续9个月在荣枯线以上。欧元区经济景气指数升至2011年7月以来的最高点,同时消费者信心指数也不断走强,并呈现为2009年4月以来最大月度升幅,但通缩局面仍未改观。

  日本正逐渐摆脱通缩态势,2月份核心CPI已连续三个月上升至1.3%,失业率已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制造业PMI和零售销售增速也保持较高水平。

  IMF近期发布的新的一期《世界经济展望》认为,发达经济体今明两年的平均增速将分别达到2.2%和2.3%;其中,今年美国经济预计增速可达2.8%,欧元区增速可达1.2%,比去年大幅提高1个多百分点,日本增速虽比去年有所回落,但也可实现1.4%的增速;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回暖将带动全球经济复苏逐步增强并将推动国际市场需求企稳。

  世界贸易组织最新发布的报告预计今年世界贸易量将增长4.7%,比2013年提高一倍多。以上分析说明,发达国家的经济和贸易均呈现恢复性增长,将使我国受益于全球贸易增长带来的市场需求,并将在今年二季度后对我国出口有一定拉动作用。

  工业经济总体平稳向好3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0.3%,比2月份微升0.1个百分点,为去年11月份以来首次回升,虽然升幅不大,但这是三个月连续下降后的方向性反转,对于企业家增强信心至关重要。其中,反映外贸情况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为50.1%,在连续三个月低于50%以后重回临界值以上,也表明外贸情况正趋于好转。

  另外,小型企业PMI连续两个月回升并为去年8月以来的最高点,表明小企业生产经营情况也趋于改观,将为未来经济的平稳运行提供支撑。同时,3月份工业用电量增速和铁路货运量增速均有所加快。此外,工业企业景气指数和企业家信心指数也不断增强,以上分析表明当前工业生产活动正趋于活跃。

  C外贸与金融支持力度减弱企业利润增速水平低

  新兴经济体增速放缓近期,受内外部多重因素的影响,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速明显放缓。美国退出量化宽松政策步伐的加快,加剧了新兴市场的资本外流并进而引起了汇率的大幅波动,造成新兴市场的金融动荡。量化宽松政策的退出进一步推高全球利率水平,也将影响新兴市场的外部融资环境,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也限制了我国对新兴市场的产品出口。

  同时,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国内还面临着较高的通胀压力和债务风险,这些因素都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增速。尽管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整体增速仍然保持相对较高水平,但近期IMF和世界银行均不同程度地下调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当前新兴市场国家占我国出口的比重已超过60%,其经济增速下滑势必会影响我国的外贸出口。

  融资支持力度减弱整体来看,去年下半年以来市场融资能力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趋弱。3月末M2同比增长12.1%,比2月末低了1.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了1.5个百分点。其中,3月份社会融资规模为2.1万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减少了4794亿元。客观来讲,今年融资总量并不低,但社会融资余额增速自去年中期开始持续放缓,融资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有所减弱。

  历史经验表明,融资对GDP的影响约有3~4个季度的滞后期,照此推断,对于2013年上半年的融资快速增长的滞后作用,将在今年上半年对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逐步显现,而对今年下半年的后续支撑作用将逐渐减弱,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当前经济运行较为低迷的原因。

  企业利润增速水平较低一季度,国有企业累计实现利润总额5337亿元,同比增长3.3%,虽比1~2月份增速有所加快,但比去年同期回落4.4个百分点,仍维持较低水平。其中,化工、煤炭、纺织等行业实现利润同比降幅较大;钢铁和有色行业持续亏损。较低的赢利能力将进一步限制企业的投资意愿和投资信心。

  多重因素影响叠加,中小企业困难增大。中小企业由于受到劳动力和原材料成本上升,以及融资难、担保难、税负重等多重因素影响,再加上当前市场需求不足、产能过剩等严峻形势,中小企业生产经营面临较多困难。

  一季度,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0.55元,同时,企业财务费增速也明显加快,在以上整体工业形势走低和生产成本、费用增加的情况下,中小企业面临的压力更大。受春节因素影响,3月份经济活力往往有所反弹,但本年度不升反降,此外中小企业PMI产出指数和新订单指数亦处于近两年来的低点,凸显当前中小企业的困境。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