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明星 > 正文

文学村,美的百姓,了了一亩田一个家的梦想

未知 2019-06-06 14:11

不管你此刻在哪里,我正走在通向一片芋头田的捷径上。

这片芋头地,就位于弋阳的文学村的村里。

是在旅行的途中,是置身辽阔天地间,是在踏足某一条时间之河,是正和一个陌生人打照面,是站在家中整理旧物,是坐在某一张木桌前喝茶,和人对视的时候又有着什么样的眼神?

道路又远又长,你此刻在哪儿。

我是来到了这里,才知道什么是捷径。我是来到这里,才确切地知道什么是化解压力的唯一捷径。

是在走一条捷径,是我也愿逆流而上。

摄影/觉非行记

心暖就会花开,这是捷径。

初夏,看到田里劳作的农民翻土和锄草,才懂,不停止的步伐让人的精神愈用愈出,这也是捷径。比起城市,乡村更加理想主义,更加文艺,也有更多有意思的人。

如果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我好像是在和我的第二故乡重逢。

从写旅行文学开始,行走得久了、四海为家,来来去去、匆匆告别,忽然而来的熟悉感和微妙的安全感。忽然觉得静观宇宙之大,还是要一个家,可以把世界各地的好东西打包带回家。

摄影/觉非行记

如果我更早地有了这个家,我可能会把当年在非洲肯尼亚郊区旧货商店的某件大象木雕买下来,我可能不需要把救助的流浪狗再三嘱托给别人喂养,我可能会买下更多的冰箱贴。现在我只能想,或许有缘还是会再找到它们。

然后,邀它们也住进这里。

在田里施肥锄草的农人对全世界的冰箱贴没有兴趣,他们对芋头的形状长得漂不漂亮感兴趣,对芋头苗长到多高、会不会因为长得太高被风吹倒感兴趣,他们对要种地的自己体魄是否依然矫健感兴趣。

摄影/觉非行记

我询问一个在田里干活的邻居种薄荷相关的事,他问我是什么品种的薄荷,我回答是留兰香薄荷,他问我,可以长多高,高不高得过人,他说以前有人种过,就长得那么高呢。我说我也想我的薄荷长得肥肥大大的,我说那是可以吃的薄荷。他说有时间去我的那两亩田里帮我看看,说完又说他也没那么多时间,然后又说还是会帮我去看看。那么朴素地疼爱,真的像自己的长辈一样。

又同时是那么矫情,“不真诚请不要靠近我”,他们比我更直白地写在了脸上。

一支夜间搁不下的笔,一个美如梦境的地方,秋天就可以收获的一亩田,如果可以相加,也是一个选项,不是吗。

摄影/觉非行记

最“好”的光景。最好的不是常常把灵魂挂在嘴边,不是很想很想看完世界,是知道这世界上最疼你的人在哪儿,是朋友不要生病,是收成的时候遇到丰收,是在最快的时代坚守此心。

最好的光景,即是走出来的,也是守出来的,也是写出来的。

种田的农民也是,摆菜摊子的妇女也是,我也是。所以,一边写作的我,吃着原生态的食物,看着瓦盖的屋顶,早起听到老猫和麻雀和蚯蚓的三方叙说的声响。我知道,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薄荷不会发芽、开花、结果。它们实实在在地需要有人浇水、锄草、施肥。

摄影/觉非行记

城市的绚丽多彩是好的,对有些人来说。

对我,很喜欢这里,每人都有一块必得由自己来耕种的土地。

村子是被叫做弋阳国际文学村,但它也只是最平凡不过的村庄。

剑指世界级旅游目的地,往往不是那种美满得不真实的地方,往往只是有一些特色民宿、乡村旅游,往往是找得到一些人有一搭没一搭说两天两夜的话的地方。

它只是天然地靠近龟峰那么叫人心醉的景致。它只是经过一番改造给人一种无可名状的温馨之感。它只是因为有了越来越多爱文学的人的往来,而值得徘徊良久。从年初来这里建房子,到和这村里的谁都能融然共处,到看他们穿着套鞋在田里、然后大聊特聊一通。

摄影/觉非行记

他们养鸡、种菜、摆菜摊、养孩子,站在自己庭院里眺望,含着笑。和他们交流,发现他们的神态比花草要秀美。

他们早睡早起、没有幻想。看到他们的知足、平衡、快乐,我变得更加开朗。

然后我也会讲给他们听,我怎么跋山涉水,飞越半个地球,到了某个特别想到的地方。他们对“留学”、“漂洋过海来看你”这种事听得冷静和客观,而等你说完了,又大吃一惊:啊,就结束啦?作为交换,他们会带你去看村里一只会和人打架的公鸡。告诉你,这只鸡,也是奇人奇事。

摄影/觉非行记

我的青年作家公寓,院里有一颗柚子树,到了五月,青白的花朵都落掉,已经在结果。

邻家也有很多花树,果树,青白色的花不止我这一家,于是满路转眼间披上了白雪纷纷的衣衫,花的飘舞,加上桃树、枇杷树、栗子树、李树的清香。优雅闲寂地情趣,阵雨哗啦哗啦落下,影子映在檐水中,大自然被雨水洗过之后的光洁清雅。

见过这样的自然,就无法忍受人类世界的狭隘。但见过这样的自然,也不会轻易觉得人的狭隘。

摄影/觉非行记

摄影/觉非行记

村里的小女孩子也时时刻刻被这些“文学”打动着心扉,到处都是“文学”的诠释,的摆设。

她们生活得单纯、幸福、那么乖,可以喝米酒吃米糖可以吃刚蒸出来的河鱼可以大口吃肉,她们的胃是乡村灶火炖出的食物养大的胃,她们已然生活在吃货的天堂,她们登到龟峰山上去访那只巨大的乌龟,她们迎风归来的时候一路歌唱……或者写安徒生童话那样的一部童话也是好的,或者写“武林外传”的喜剧也是好的,或者写一部与美食相关的书也是好的。文学是神圣的,我们永远是用个人、微小的方式诉说。

那些花那些孩子的儿时梦想,那些芋头田里的守望,那些来来往往的旅行达人的百态创作生活,那些直言直语的老百姓逼着你把未说出口的话说出来……美得怎么会止是风景。

摄影/觉非行记

很气一个人的时候,会骂人。看到一个很丑的瞬间,想让它暂停。累到极致的时候,只想坐下来发呆。我们都知道生而平凡的玄机。用我的笔,写你的故事,这不是为谁,都只是为了撼动谁的心灵。重要的是过程,是彼此对话,是甘愿逆流而上,是帮助较弱的一方。

不管你在哪一方,不管你希望时空交错倒流到哪一年。现在的这一方、现在的时空都包容了你的存在。

所以不管你此刻更爱用虚词还是动词,不管你正朝着的方向。

我已学会了去理解人对虚词和动词的各有所爱,我也看到了四方和中央。

而我不停地行走,我也心满意足。

贴士

我采集了关于弋阳的旅游灵感,这里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全年来玩最佳。

乐途旅游网与乐途灵感旅行家:杨怡 发布:2019.05.18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