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影视 > 正文

宝玉的这一个怪癖,让他撞破了贾珍与秦可卿的丑事

未知 2019-05-12 13:01

读《红楼梦》,宝玉睡进秦可卿的卧室是绕不过去的话题,而贾珍与秦可卿那点故事亦是老生常谈,如此,宝玉、贾珍与秦可卿,注定有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

秦可卿与贾珍的情之变种,文中多处线索均有暗示,且不说脂批中提到删除的“遗簪”,“更衣”情节,单单从秦可卿死后贾珍一系列的表现,就可以肯定贾珍与秦可卿的关系非同一般,更有贾蓉无事人一般的表现,尤氏推病卧床,独留贾珍操持秦可卿葬礼,这一对公媳私通的事实,已被坐实。

秦可卿的死,特别的突然,之前我们分析过,秦可卿因经期延期两月,卧病在床,彼时张友士曾来把脉面诊,并称过了第二年春天就无大碍。可是秦可卿开始犯病到秦可卿死亡,发生了贾瑞死亡、黛玉回苏州两件事,而单单贾瑞从调戏王熙凤到死亡,整整历经两年,所以秦可卿的病早好了,所以她的死跟生病无关,是她自缢而亡,这正符合秦可卿的判词上的暗示,“一个美人悬梁自尽”。

秦可卿为何悬梁自尽呢?因为与公公的私情败露,被尤氏发现,秦可卿要面子,才羞愤自尽,尤氏之前对秦可卿算是个好婆婆,可秦可卿死后尤氏的表现,可以看出她发现了秦可卿和贾珍在背叛自己,才临时撂挑子。

可是,尤氏是第一个发现秦可卿和贾珍丑事的人吗?不见得!因为这两人的丑事,最早发现的人,是宝玉。

宝玉是荣府的人,他怎么会发现宁府主子的丑事呢?因为宝玉有一个怪癖,偷窥的怪癖。

在第十五回,宝玉和秦钟送殡到铁槛寺,两人随凤姐在馒头庵住下,刚至馒头庵不久,秦钟和宝玉见那智能儿过来,宝玉便笑着对秦钟笑道:“能儿来了”,秦钟也许有点不好意思,假惺惺道:“理那东西做什么?”,宝玉便笑:“你别弄鬼,那一日在老太太屋里,一个人没有,你搂着他作什么呢?这会子还哄我。”

秦钟曾经在贾母屋里搂着智能儿,至于要做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可是秦钟能做此事,想来是看着四下无人,才敢动手,宝玉亦称“一人没有”,但是宝玉却发现了,说明什么?宝玉在很隐蔽的地方偷窥了,并且不动声色,一直观摩屋内两人的举动。

而在馒头庵住下的第一个晚上,满屋漆黑,秦钟与智能儿在得趣时,宝玉突然进来将两人按住。这种举动,完全是小儿所为,虽然早早就与袭人有过偷试,但宝玉还是太幼稚了,而且宝玉对这种事明显不觉得羞耻,还有种小男孩特有的好奇心,看到别人亲密,便没羞没臊的进去打断玩笑。真是一个怪癖了。

那么,宝玉有偷窥别人的怪癖,可是他有机会偷窥到贾珍的丑事吗?非常有可能。

在第十九回,元宵节袭人回家吃年茶,宝玉到宁府看戏,期间觉得意兴阑珊,只坐了一会,便离席了,离席后宝玉去了哪儿呢?文中写到:先是进内去和尤氏和丫鬟姬妾们说笑了一回,便出二门来。

古人讲究男女有别,此时宝玉已经十二岁,仍能随意在宁府走动,可见宁府对于“礼”字完全是无视的状态,故而宁府丑事连连,便不足为怪了。而重要的在后面,宝玉一个人到处晃荡,便想着素日有个屋内挂着美人图案的小书房,今日到处都在热闹,那美人应该是寂寞的,须得自己去望慰她一回。谁知这一去不打紧,竟然在这个书房看见了自己的小厮茗烟在和一个丫头做那警幻仙子所训之事!

宝玉又一次发现了别人那种鬼鬼祟祟的事,可见宝玉的怪癖与这种事有着影影绰绰的联系。而此处发现是大关键,为何?

先看看这个小书房,屋内挂的是美人图,是不是很熟悉?秦可卿的卧室就挂着一幅美人图《海棠春睡图》,可是宁府虽然乱,但有些表面功夫还是愿意去做的,比如上房就挂着燃藜图,那么作为苦学用功的书房,不挂着劝学的图,为何挂着美人图?这是一点。

其次,跟茗烟想好的女孩,名叫卍儿,为何叫这个名呢?茗烟说道:“若说出名字来话长,真真新鲜奇文,竟是写不出来的。据她说,她母亲养她的时节做了个梦,梦见得了一匹锦,上面是五色富贵不断头卍字的花样,所以他的名字叫作卍儿。”

在《红楼梦》里,每个梦都有着特别的含义,而且这些梦大多是宝玉、凤姐这等重要人物做的,可是区区一个丫头的母亲做的梦,也被作者写了出来,是否有什么用意呢?巧的是这个梦中有锦,王熙凤后来做的一个梦也是有锦,是不是有相同之处?试想凤姐第一次做梦是秦可卿托梦,为贾府的荣华和退步献计献策,这个卍儿,是不是秦可卿的一个影子?卍儿和可儿,又是多么的相近。

结合书房的美人图和卍儿母亲的梦境,可以肯定,宝玉的这一次巧遇,是作者在暗示,宝玉将会亲眼撞见秦可卿和贾珍的丑事。

所以,在得知秦可卿死去的第一时间,宝玉吐出了一口血来,不仅仅是秦可卿是他的青春,更因为他曾经目睹他的青春和贾珍那些不堪的往事,知道秦可卿死得不明白,故而悲愤、痛恨又无能为力,情急之下,气急攻心,吐出一口鲜血,便可以理解了。

标签